魔王先生劳埃德

【快新】无题

【大概是即兴的一篇短篇】

话说回来好像是第一次在lof发文

--OOC有,原作偏离有,请务必不要较真】】

--第一人称向

--请轻喷】

----------------


“如果说魔术师是富有创造性的艺术家,那么紧跟在其后吹毛求疵的人,充其量不过是评论家罢了。”

说这话时他俯下身凑近我,嘴角尽是恶作剧般的笑意,眼眸却格外明亮,如同打碎了一池的星子跌进去,尽数融在那片星火中。

处于远远观望地位的我曾对魔术不屑一顾——那不过是“江湖骗子”变的戏法,尽是花里胡哨的手势和矫揉造作的台词。于是我便乐意追寻那背后的真相,拆穿那些自以为是的魔术师们的戏法,被魔术社的同学称为“推理狂魔”。

直到某一天。

那天推理社的门恰巧上了锁,我便到隔壁的魔术社小坐。意外地,推开门,没有平时的热闹和“你怎么又来拆台”诸如此类的台词,只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静坐在窗后。阳光淋过他的肩头,染上些许朦胧的色彩。那人的视线对上贸然闯入的我,他的嘴角牵起一抹笑,手指在空中随意地一捻,便有一支玫瑰安安稳稳地落入他的掌心。‘Nice to meet you.’语毕,那支玫瑰已经浑然不觉地别在了我的发梢间,调皮地晃了晃。

“怎么会?明明隔着那么远......”回过神时他已在我身前,一副花牌在他手中翩然纷飞,最后“啪”的一声,如孔雀开屏般展在我面前,我下意识地伸手抽出一张。是黑桃A。

他挑眉:“你相信直觉吗?”再来一次,仍旧如此。

这诡异的直觉。

于是那个夏天,执迷于真相的我每日都会在午后与他相逢。不如说是我主动去找他。

在耀眼的有些不真实的光影下,我曾亲眼望见他逆光的身影从楼底瞬间移动,出现在顶楼的天台朝我挥手致意,令人惊异而赞叹不已——那极致的夺目感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然后见他一跃而下,漂浮在广场的大屏幕前,在屏幕上轻扣了几下,召出一群鸽子,在空中绕着他飞舞,引来人群的阵阵惊呼和笑声。

他似乎非常享受这样毫无回报的演出。每每当围观的人群喝彩,为他送上鲜花和掌声时,他眼中的笑意便更浓。

“Mdgic(魔术)只是为了给人们带来欢乐”。他肩上的鸽子似懂非懂地歪歪头,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真正的魔术师可不是你认为的江湖骗子。”我经不住勾起嘴角。“对,别整天板着脸啊,你笑起来很不错哦。”他随意地吹了个口哨,然后对着路过的女士优雅地递出玫瑰。

我眨了眨眼,没有再刻意追寻他动作的每一个细节。不得不承认,此刻我已然为他的魔术着迷。那样不经意般的一个个小动作,在他的精心串连下便显出令人叹为观止的色彩。

“有些事情最好让它永远成谜......就好像我为什么会冒着被拆穿的风险接近你这样有些棘手的推理狂人,你知道谜底吗?”

只要站上舞台,就能让所有人都满心愉悦和幸福的超厉害的魔术——才是真正的Magic.

“很可惜。潘多拉魔盒中最后的宝物,我已经收下了。”

阳光从他清亮的眼底透过来,仿佛有动人心魄的魔力。


【FIN】